独占你的温柔

        我看见了海,海里有我童年最熟悉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特摄片里的怪兽英雄,那些旁人的冷眼和言语,那些无故得来的拳打脚踢,我看见母亲染歪口红的嘴冲我笑着,要我再买一瓶酒来,看见酒瓶因晃动而升腾起的气泡,在暗褐色的玻璃瓶中渐渐变大,一个个,无数个,渐渐变蓝,变得透明,好像是,沉入海底时,人不自觉从口鼻中涌出的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正广!”
   ...

2018-09-01

独占你的不安

        夜里下了雨,我的窗户一直没关。清晨,他踏入了这个房间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不关窗户呢?”他略带责备的语气,会让很久以前的那个人羞愧的低下头,暗暗自责,然而现在,手底的书又翻过一页,我不答话,没有搭理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 “这么凉,会感冒的。”他把窗户拉上,看了一眼我,“我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拿起笔,笔尖落到纸页,却静...

2017-08-27

正午到午后的时间。康正(全肉慎)

事前,事中,事后,齐活了(๑>؂<๑)

南畴:

说在前面:
*滴,人民教师卡
*尝试文明写肉的可能性(不可能)


   


大柴康介在试卷上落下最后一笔,脱力似的仰靠在沙发的靠背上,长舒一口气。


工作对他来说简直是精神上的磨损。其实这种时候,康介是很想抽根烟的,但烟盒里的烟卷还没被抽出一半,就又被扔回了茶几。


他不希望之后的吻,或者其他被烟草味打扰。


也差不多是正午了,势多川正广一如往常负起责任,准备两人份的午餐。他盯着汤锅里翻滚的汤汁,等待最后工序的完成,直到他忽然感受到来自背后的重量,以及气息。...

2017-08-24

独占后的夜晚

点一支烟,在床边。
看它向上缓慢而轻盈的,攀升。
那些似有若无的白色线条,绵延且曲折,柔和而锋利。
恰似你的脊背,赤裸的,平静的,起伏。
目光温柔的抚摸过,像羽毛一般,滑向那渐渐隐秘的。
于是指尖的触感变得轻微疼痛,一两点红色星火湮灭在指间,是烟燃尽。
一些细碎而模糊的呓语从那张唇中流泄,是呼唤,也算是抱怨的嘟囔着,恋人。
轻轻抖落烟灰,那些黑白相间的杂乱就混在一起掉了下去,然后变灰。
带着燃烧后烟草味的焦苦和暗香,重新将他拥入怀中,一夜无梦。
好眠。
独占我的英雄

光有车头算什么,来来来,我再给你加个车尾。☄ฺ(◣д◢)☄ฺ

2017-08-20

1.色号是什么鬼?(这篇短小君的梗来自看到的新闻)

Kongphop和Arthit在一起很久以后的某一天,Kongphop的小侄女突然联系Arthit。

“叔叔,帮我取一下快递吧,在你们家楼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Arthit取到快递后,又收到小侄女的信息。

“取到了吗?能打开包装帮我看一下吗,我买了只口红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Arthit打开包装,里面静静躺着一支小巧的口红。

又是一条信息,“能帮我看一下色号吗?”

和每个普通男人一样,Arthit并不知道色号是什么。

“色号?”

“噢叔叔你要不知道就把照片发给我,我自己看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正在电脑前埋头工作的侄女看了眼发出...

2017-01-02

小狼狗的亲吻技巧

虽然只有两个吻,但lof主还是总结出了小狼狗的亲吻技巧。很短,但很有效【自认为】撩得我们暖暖羞得不行不行的。

算了不废话了,七字真言:

么么

图就不配了,反正现在满世界都是截图党

2016-12-25

© 西北不可爱 | Powered by LOFTER